登录 | 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网>新闻>www.wusong75.com

央视《焦点访谈》木兰溪巨变

2018-09-23 09:34 央视网
  央视网消息(焦点访谈):莆田地处福建中部沿海,不仅有300多公里长的海岸线,还有木兰溪等三大溪流水系,既是滨海地区,又是水乡泽国,可以说,这里是因水而生,因水而兴。但是在过去,发大水也是莆田人心头的一个大患。一到台风季节这里就会闹洪涝灾害,让百姓们苦不堪言。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上个世纪末。   莆田,历史上这里海水漫灌,是蒲草丛生之地。北宋年间,木兰陂的修建阻挡了海水倒灌,让这里成为一片良田。虽然莆田人在这里世代繁衍生息,可是水患并没有消除。过去当地群众有一种说法,就是年年都要“提心吊胆过百天”。   莆田市城厢区下黄村村民林国栋说,他记得很清楚,1956年,他们隔壁村水灾的时候政府组织撤离,因为水流很急,翻了船,那一年死了11个人,都是老人小孩。   莆田市城厢区肖厝村村民谢金坤说,那时候每家每户都有个木桶,腌咸菜的,遇到水灾也可以当做逃灾的工具。老人孩子都坐进来,差不多能装五个人,年轻人趟水推着走。   群众所说的洪水来自流经莆田市的木兰溪。木兰溪被当地群众称为母亲河,可一到夏季,遇到台风暴雨,上游河水暴涨,下游入海口海水涨潮倒灌,两股水流共同抬高水位,洪水就会漫过河岸,流向平原低洼地区。洪水年年有,不仅直接威胁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,也让村民的农业生产经常蒙受损失。   林国栋今年72岁,92年的时候是下黄村村委会主任,区人大代表。当时,他与其他12位人大代表联名提出议案,希望地方政府在木兰溪两岸筑堤,对木兰溪进行整治。   从1957年,到1999年,四十多年,围绕着木兰溪水患的治理,历届政府都想尽了办法,可是迟迟难以动工,最大的难题是技术。   莆田市水利局副局长陈东风介绍说,总共直线距离只有8.7公里的河段绕了22个弯,这样就造成泄洪不畅,容易漫溢,形成大的灾害。裁弯取直后洪水就走得快了,但是第二个问题就出来了,软基上面怎么筑堤,怎么挖河,也就是如何解决在豆腐上筑堤的问题。   木兰溪两岸,是河海相互作用的冲击平原,地表土层下有厚达数米的淤泥,含水量非常高,也很软,在这样的地基上筑堤,水流会不断侵蚀地基,甚至掏空地基,时间久了,堤防就会垮塌,不仅劳民伤财,还可能造成更大的灾害。所以这一难题被水利部门称作是“在豆腐上筑堤”,技术难度很大,40多年来,谁也不敢立项拍板。莆田市也因此成为全省唯一一座河道不设防的城市。   如何“在豆腐上筑堤”?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,指示水利部门邀请国内顶尖专家进行研究。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南京水科院窦国仁经过大量试验,终于在实验室成功构筑物理模型,攻克了这一技术难题。首先在河道淤泥上打沙井,使淤泥中的水分充分排干,再经过晾晒使之硬化,成为地基。然后在上面继续一层层堆积晾干后的淤泥,成为坝体,最后用土工布、混凝土块和绳索在坝体表面进行密封紧固,这样就可以防止洪水冲刷。   就在实验室试验取得成功,施工试验段即将开始的时候,1999年10月17日,莆田市又一次遭受了强台风和特大洪水的重创。   福建省水利水电厅原厅长汤金华说,灾后习近平同志看到木兰溪莆田平原的受灾状况,他说是下决心考虑彻底根治木兰溪水患的时候了。   1999年12月27日,木兰溪施工试验段工程开工,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、代省长的习近平亲自参加了义务劳动。   在当时情况下,工程拍板需要担当,而在方案选择上则需要智慧和远见。   莆田市水利局副局长陈东风说,当时他们的理念还没有那么先进,但是习近平的治水理念比较超前,裁弯取直后旧河道保留下来,这是非常难得的。一般做法改了道,要把旧河道填了耕种、搞建设,而现在留下了一个非常好的生态空间。   到2000年,施工试验段也取得了成功。从此,木兰溪全流域治理工程一步步展开。   福建省水利水电厅原厅长汤金华认为,习近平同志当初拍板主要有三条:第一就是深入了解认识这件事情的全过程;第二广泛听取意见,特别是专家意见,然后综合思考;第三依靠科学科技治水。所以他对水利的认识很到位,关键时候有作为。   到2003年,原来16公里的河道,被裁直为8.64公里,2011年,实现了木兰溪全线两岸防洪堤的闭合,防洪标准一举提升到50年一遇。过去上游洪水流量每秒1000立方米,下游两岸就会漫溢,造成水灾,防洪堤建成后,多次台风暴雨,上游流量达到每秒3500立方米以上,沿江堤岸安然无恙,两岸群众再没有受到洪水侵害,从此可以安居乐业。   谢金坤现在已经当了爷爷,说起这个大木桶的由来,孩子们总会问他:“为什么我们现在住在这个地方都没看到什么洪水?你们那个时候为什么有洪水?洪水到底是怎样的?”   肖厝村、下黄村,地理位置就在市中心附近,过去因为地势低洼,连年洪涝灾害,连蔬菜都种不好,就不要说其它发展了。现在,两个村庄都已经快速融入到城市建设中,成为城市的一部分。肖厝村过去没有集体经济,开发后,现在每年村集体物业收入就达300多万元。   十几年来,莆田市的经济也有了飞跃性的发展,过去的水患“洼地”都成为经济发展的价值“高地”。莆田的工业园区面积从1999年的19平方公里拓展到今天的170平方公里。   十几年来,莆田人秉承了对母亲河的敬畏之心,相继关停了2000多家小散乱污的企业,同时对蓄禽养殖污染进行全流域治理,重点打造了电子信息、新能源、新材料、高端装备等产业,不断提升引进项目的门槛,谢绝了一批高污染、高能耗、高耗水的项目。   水治好了,如何用好水?是十几年来莆田市始终慎重思考的问题。啤酒生产是高耗水行业,行业内吨啤酒耗水在5到6吨,国家节水型啤酒企业吨啤酒耗水4吨左右,而莆田的啤酒企业减少到了2.85吨。   当年,河道裁弯取直后留下的旧河道,水域面积超过了700亩,这为莆田市后来打造生态城市、绿化美化留下了无数想象的空间。如今,这些旧河道都变成了城市内湖、生态公园。   经过十几年历届政府的努力,木兰溪全流域已经变成了百里风光带,无论城市或者乡村,沿河两岸,风景如画。   水可以浇灌良田,可以造就旖旎风光,也可以带来水患,威胁水边的村庄人家。关键就看能不能把水治好,让水听话。治水,既要有智慧,更要有担当。古时候的大禹改堵为疏,因势利导,历经多年完成了治水大业;今天莆田治水也一样靠的是科学、远见和关键时刻的决断。治水,不仅要消除水患,让水不再危害乡里,更要变害为利,保护好水的生态环境。治好水不易,用好水更要久久为功,水乡的百姓才能长久享受到水的灵气和美丽。
 
附件下载: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用户名:   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匿名
验证码 :  验证码

网友评论: